忍者ブログ

蜈蚣精與雞公山

從前,有兄弟倆,老子娘死了,哥哥想獨吞遺產,先把藏得起的東西藏起來,然後對弟弟說:“老弟,古話說,‘樹大分椏,人大分家’,將來我們總是要分家的,遲分不如早分,分了好各顧前程,省得我拖累你。老子娘沒有留下什麼東西給我們,這間爛房子和一點破舊家私又值不得幾個錢,你也不合用,就統統歸了我吧,值點錢的只有一頭老黃牛,兩個人又不好分,索性就給一個人,看哪個命好就歸哪個,我們把這頭牛牽出去,各人拉一頭,牛跟哪個走,牛就歸哪個。”
弟弟年紀小,還不懂事,哥哥怎樣講就怎樣做,牛趕出了屋門口,哥哥趕忙牽著牛頭,弟弟只得扯著牛尾,兩人一拉,牛當然是跟著哥哥走啦,牛一走,弟弟兩只手就順著牛尾巴滑了下來,捋到一只牛蝨子。哥哥一面牽著牛走進屋裏,一面回過頭來對摔倒在地上的弟弟說:“牛是沒有你的份了,這怪不得我,只好怪你的命了。”說著將大門“砰”的一聲關上了。
弟弟從地上爬了起來,一手摸著屁股,一手抓著牛蝨子,一面走一面哭,不覺走到老人山腳,忽然前面來了一個老人,問他道:“老弟,你為什麼哭呀?”
弟弟看見這個老人家慈祥和藹,就一面擦著眼淚,一面說:“哥哥要我和他分家,別的東西他都要去了,只拿黃牛和我分,他牽著牛頭,我扯著牛尾,結果牛給哥哥拉去了,我只抓得一只牛蝨子,一只牛蝨子怎樣過日子呀!”說完又放聲大哭起來。
老人家說:“不要哭,不要哭,哭有什麼用處?拿你的牛蝨子來給我看看吧。”
弟弟剛剛將手一松,牛蝨子就跳了出去,一落在地上,就給老人家身旁一只大公雞啄起來吃去了,弟弟見到僅有的一只牛蝨子也給雞吃去了,急得直喊:“我的牛蝨子呀!我的牛蝨子呀!”
老人家摸著弟弟的頭,一面替他擦幹眼淚,一面說:“不要著急,牛蝨子給雞吃了也吐不出來了,我就把這只大公雞賠給你吧。”說完了話老人家就不見了。
弟弟仔細一看,面前站著這只大公雞才好呢!高高的冠子,金紅的毛片,怪雄氣的。從此,弟弟就在老人山腳開荒種地,每天天還沒有亮,大公雞才叫頭遍他就起床到地裏去了,晚上星子月亮出來了,他還在地裏做活,大公雞天天和弟弟一塊下地,在地裏搔扒著,扒得泥巴細細的、松松的,和牛犁過粑過一樣。因此,地裏的出產非常好,慢慢地,弟弟的日子就過得好起來了。
哥哥霸佔了全部家產以後,什麼事情都不做,一天講吃講喝,靠著賣賣當當過日子,沒有多久,衣服家私都賣完當光了,就剩下那頭大黃牛。有一天,日頭曬到他的床上了,他才慢慢地爬起來,打算牽大黃牛出去賣,好吃幾餐大酒大肉,哪曉得他走到牛欄邊的時候,看見牛已經死在地上,鮮血流滿了一地,一個穿著紅黃衣服的女人正伏在地上舔牛血,一面舔一面扯著牛肉給她身旁的貓仔吃。哥哥初一看感到很驚訝,待看清楚了是怎樣一回事以後,就生氣了,因為他想了幾天的大酒大肉現在落空啦!他正想發作,只見那女人抬起頭來,嬌聲嬌氣地媚笑道:“好哥哥,牛血味道鮮得很呢,你也來嘗嘗吧!”
這位哥哥一見到這女人妖裏妖氣的樣子,魂都掉了,氣也不知到哪里去了,一下了他就和這妖女人勾搭上啦。
原來這個女人是條蜈蚣精,最喜歡喝生血,那個貓仔也是個貪吃的傢伙,因為它們常常在一起偷東西吃,所以就成為老搭檔了,蜈蚣精和貓仔整天偷東西還沒有個窩子,這下遇著這個又貪又懶又狠毒的哥哥,真是合適得很啦。這樣,哥哥就成了他們的窩主,蜈蚣精和貓仔天天去偷東西吃,回來就帶一點肉呀或者什麼別的東西給哥哥,哥哥只管坐地分贓,坐享其成。
後來哥哥曉得弟弟的日子過好了,心裏很妒忌,就想謀弟弟的財產,於是他叫蜈蚣精去害弟弟,蜈蚣精說:“你先設法把他家那只大公雞關起來我才敢去,那只大公雞厲害得很呢!”
這姑娘坐在地上,哭哭啼啼地說:“誰還果酸換膚多事把我救起來呀!我去年死了爺,昨天又死了娘,一無三親六戚,二無房屋田地,往後的日子叫小女子一個人怎樣過呀!倒不如死了還省得受活罪。”說罷號啕大哭,又做出向塘裏跳的樣子。
弟弟長了這麼大,還沒有接近過姑娘,這麼撒野扯瘋的姑娘更是沒有見過,這時他手腳也不曉得怎樣放了,話也不曉得怎樣說了,姑娘見到他這個樣子,便忽然破涕為笑道:“小夥子,我看你怪老實的,我不死了,今後就跟著你過日子吧!”
於是弟弟就給蜈蚣精迷住啦。過了一天,弟弟就頭昏眼花了;又過一天,弟弟就面黃肌瘦;再過一天,弟弟就四肢無力,躺在床上動不得了。
哥哥在蜈蚣精走後,天天到弟弟屋裏走動。頭一天說是來道喜,第二天說是來送禮,第三天說是來探病,其實他每趟來都是來催促蜈蚣精reenex 效果快點吸幹弟弟的血,讓弟弟快點死去,好給他早點來享用弟弟家裏的東西。
蜈蚣精去弟弟家以後,貓仔沒有搭檔,偷東西就不方便了。頭兩天,它已經餓得團團轉,想打大公雞的主意了,第三天,等哥哥出去了,它就去把鐵籠子打開,想去捉那只大公雞來吃。籠門一開,大公雞就沖了出來,貓仔一看,嚇得不敢近前,因為大公雞威風得很,它一出了籠門,就跺跺跺地大步向弟弟屋裏走去,那個饞嘴的貓仔哪里肯舍呢,就遠遠地跟了過來。
大公雞一走一走走進了弟弟的屋裏,看見弟弟躺在床上奄奄一息,曉得出了事,跟著它又聽見屋後有唧唧噥噥的聲音,走進去一看,原來是一男一女在覷覷拱拱(鬼鬼崇崇偷偷摸摸搞陰謀活動的樣子)地說著話,男的就是捉它關在鐵籠子裏的哥哥,那女的,公雞認膠原蛋白得出是一條蜈蚣精。大公雞這時什麼都清楚了,它就伸長頭頸,用力一撲,狠命向蜈蚣精啄去,蜈蚣精見大公雞來了,嚇得一身都軟了,跌在地上,現出了原形,扭轉頭扯起腳就逃。大公雞鼓起翅膀,跟著就追,那貓仔看見大公雞去追蜈蚣,便偷偷跟在大公雞後面,想乘間去捕捉大公雞。
PR

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05/29 Smithd531]
[04/16 Bubby]
[04/16 Cinderella]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