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那些年我們的不懂


畢業典禮過後,閨蜜胡佳瑋對沈佳宜說,真羨慕你,從國中到高中,都有那麼多男生追你。沈佳宜答,被那麼多人喜歡是很好,但是……她沒有說出這個但是,而那一刻她的臉上,其實有著落寞的神情。

一個女生,有很多男生追,如果還說自己不開心很受困擾,無疑會被其他女生嫉妒死,有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嫌疑。所以她只是說:"不,我覺得自己是一個很幸福的人。"確實很幸福。少年時的喜歡是學生時代最清新純粹的一筆。但旁人不知道的是,這個世界上最還不起的失眠是情債,這麼多,她還不起。其實也知道,這些男生對自己的喜歡只不過是當時情緒,甚至只是盲目跟風而已。分別之後,他們會喜歡上別的女生,一如當初喜歡過自己。

沈佳宜其實並不是一個完美的人,她自己知道。這是她最可貴的地方。她對柯景騰說,我覺得你把我想得太好了,其實我只是個普通人。又說,戀愛最美好的時候是曖昧的時候。

是何等相通的小女生心情。從男生的角度來說,喜歡就是要靠近,要擁有,喜歡了就去追,不去想將來又何必要去想將來。簡簡單單,直截了當。但女生會想很多,會想在一起距離拉近之後,你看到我的缺點,就不會那麼喜歡我了,那份感情就變了,還不如保留一份距離,給你我最好的模樣。這就是女孩的成熟,也是她的自卑與怯懦。當所有人都以為她是意氣風發的好學生,以為她是高傲矜持的乖乖女,她其實已經在喜歡的人面前低下頭去,低下去,低到塵埃裏去,只用矜持來偽裝自己。柯景騰以為他已經夠主動夠勇敢,但他恰恰缺一點,那就是他與沈佳宜的心理年齡差,注定了他不懂沈佳宜。


那時候沈對柯說,你真的喜歡我嗎?我覺得你喜歡的是你想象中的我。柯說,我沒那麼會想象。看這段對話的時候我在心裏笑了,也痛了。他不知道她在想什麼,不知道她為什麼這麼說。

我覺得沈佳宜是對的。我覺得她是對的。成熟的女生應該會尋求比她更成熟的男生的保護,可是卻偏偏對幼稚的男生動了心。她應該也很困擾與為難,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一直想,如果她的身邊還有一個高大帥氣成熟沉穩的男生存在,她喜歡上柯景騰的幾率應該會很小很小。她明顯是喜歡成熟的人的,這從她日後選擇跟她比較有共同語言的Teeth whitening阿和以及成熟的丈夫就可以看出。喜歡與動心可能是被感動,不是真的愛,否則怎麼會忍心錯過。他幼稚地辦一場格鬥賽想要表現自己,卻不知道這樣對自己的不愛惜,只能破滅女孩的依賴感。幼稚的男生或許可愛,或許會逗女生笑,但是他不能帶來安全感,而這恰恰是最要命的一點。


朋友看完電影後都說,他們沒有在一起好可惜,問我,你覺得呢。我說不會,我覺得這是他們最好的結局。其實也是最現實的結局。沈佳宜成功了保持了這份距離,她促使柯景騰發奮,改變了一個男孩的命運軌跡。於是柯景騰在05年化身九把刀用她的名字寫了一部小說,在11年又把它搬上大銀幕,讓全世界都知道了沈佳宜。


這就是結局,這才是結局。現實中的柯景騰和沈佳宜不是帥哥美女,現實中的柯景騰和沈佳宜都已人至中年,然後讓無數個柯景騰和沈佳宜們在他們的故事裏找尋共鳴,回憶過去。


之前和一個表姐聊起來的時候她說,每一屆基本上都會有那麼幾個沈佳宜。我說,每個地域每個時代都有沈佳宜。

多得是幼稚的柯景騰,多得是優秀的沈佳宜,但少的是勇敢去追去表白的柯景騰,少的是會喜歡上你的幼稚的沈佳宜。現實生活中,好學生與壞學生的差距,是第一排到最後一排的距離,是同窗期間說話不超過十句,是不敢表白沒有交集,是思想的鴻溝與差距。所以只會在畢業即將分離的時候才選擇表明心意,哪怕她以前從未注意過你,你也覺得她不可能會喜歡上你。

兩個世界的人,很難交匯,這是真的。哪怕在一起終究也會因為價值觀差異而分開。所以錯過,也是宿命。
PR

真正的幸福是什麽


小時候,有一次我在一瞬間突然在心裡悄悄地感到“真開心啊”。那是在一個黃昏,雨嘩嘩地下著,但是爸爸已經結束工作回家來了,家裡人都在,連牧羊犬也進了屋,燈很明亮,我和弟弟坐在飯桌旁,等著媽媽把飯做好。我心裡非常安寧,因為“大家都在一起,大家都在家裡”。爸爸對媽媽說了一句什麼話,媽媽看著爸爸笑了,我們也笑了。我從心裡感到快樂。

半個多世紀過去了。這近20年來,我作為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清潔服務親善大使去了許多國家,那裡的孩子們都需要幫助。

去年,在西非的利比裡亞,我和曾經在內戰中充當童子軍的孩子們見了面。那些孩子們10歲的時候就被迫拿起槍去參加槍戰,朝大人和孩子們開槍。還有很多孩子和家人失散,成為了孤兒。我還見到了許多營養不良的孩子們。

海灣戰爭結束5個月之後,我去了伊拉克。由於遭到多國部隊的高精確轟炸,伊拉克全境的發電站都被破壞了。沒有了電就無法淨化河水,自來水管裡流不出水來。巴格達的居民們甚至要到底格裡斯河裡去汲水,然後就直接飲用河水。但是由於城市無法進行下水道處理,廁所裡的汙水甚至會流到河裡去,為數眾多的孩子們感染了傷寒等傳染病,或者不停地腹瀉。綜合醫院什麼病都治療不了,牛奶、藥品、手術用的麻醉藥、預防的疫苗等都已用完。因為停電,無法進行腎髒透析,總之什麼都無法進行下去。每天早晨,醫院門前母親們抱著生病的孩子排成長隊,氣溫高達50℃。我曾經見過一個嬰兒,因為營養不良,他的臉簡直像是老人的臉。本來嬰兒的臉蛋和嘴唇周圍都應該是胖乎乎、圓鼓鼓的,可這個孩子的臉上卻滿是皺紋。才剛剛3個月的嬰兒,他的腿就像是木筷子一樣,從大腿開始就布滿皺紋。那個孩子突然定定地看著我的眼睛,他才9個月大啊!那一瞬間,我發現那孩子眼睛裡也完全沒有小孩子的水靈勁兒,幹巴巴的,仿佛是老人的眼睛。那個孩子的眼光中流露出絕望的救世軍卜維廉中學神情,簡直不像是孩子的眼神好像在訴說:“為什麼我會這樣呢?”我還發現,不僅僅是這個孩子,那些早夭的嬰兒們也這樣睜著眼睛使勁地看著世界,那眼光也都像是老人的,他們仿佛要多看一眼這個世界:“我的人生這麼短暫,我要好好看一看!”

在非洲的盧旺達,由於胡圖族和圖西族的衝突,上百萬的圖西族人被殺害,實在是非常恐怖。我在部族衝突結束4個月後去了盧旺達,那時候,被屠殺的人的屍體還隨處可見。在屠殺進行的時候,小孩子們在一片慘叫聲和臨死的呻吟聲中四處奔逃,親眼看到自己的父母和哥哥姐姐被殺害,孩子們還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就夾雜在大人們中逃生。在這些孩子幼小的心靈中,留下了深深的痛楚,因為他們認為自己家人被殺是因為他們自己的過錯。

“因為我對媽媽做了不該做的事,所以媽媽被殺了。”“因為我沒有照爸爸說的去做,所以爸爸被殺了。”小孩子們不知道胡圖族和圖西族之間的事情,都只知道責備自己。在逃難的人們居住的難民營中,瘧疾流行,每天都有數以千計的大人和孩子死去。在一個死於瘧疾的母親的屍體旁邊,一個小女孩默默地坐著。那個孩子是這麼想的:“媽媽都是因為我才死的。媽媽想要幫助我,結果她自己死了。”幼小的孩子們就是這樣責備著自己。這時候我才第一次知道,純真的人會把不是自己做錯的事也當做自己的過錯。為了防止傳染,死於瘧疾的人的屍體就用鏟土機推到深坑裡掩埋。我看新聞節目的時候,看到了在大鏟土機的車鬥裡,小孩子的屍體混在大人的屍體中,孩子的臉上一片悲哀。“這個孩子到底為什麼要來到這個世上呢?”但是我知道,孩子們沒有一句怨言,直到臨死還懷著對大人的進口奶粉信任。

在面朝著美麗的加勒比海的海地,由於長時期的獨裁統治,80%的海地人處於失業之中。父母養活不了孩子,孩子們走出家門成為街頭的流浪兒童。連大人們都有80%失業,當然更不會有工作給孩子們去做。走投無路的女孩們只好賣身。有報告說,海地賣身的人中有72%已經感染了艾滋病。這一切都是因為貧窮。一個在墓地賣身的12歲的矮小女孩子對和我同行的電視臺的攝影師說道:

“買了我吧!”

當問她“多少錢”的時候,她說:

“6個古爾頓就行了。”

折合成日元的話,只有42日元。

當問她“你不怕艾滋病嗎”的時候,女孩答道:

“就算得了艾滋病,不是也還能活幾年嗎?可是我家裡人連明天的飯都還沒有著落呢。”

這個孩子用42日元來養活著家人。我實在說不出話來。

還有因為家裡窮,連小學也上不起的孩子;在地雷的陰影中戰戰兢兢地生活著的孩子;由於營養不良缺乏蛋白質而導致大腦殘疾,無法站立和行走,也不會說話,在地上爬著的孩子;遭受幹旱之苦的孩子;走5公裡的路去汲水喝的孩子……

地球上有很多孩子就這樣一邊為家人和自己的命運擔憂,一邊拼命地生存下去。僅僅一小部分孩子能夠喝上幹淨的水,能夠吃飽飯,能夠打預防接種的疫苗,能夠接受教育。

“真正的幸福是什麼?”當地球上所有的孩子都能夠安心地滿懷著希望生活的時候,那就可以說是真正的幸福了。如此想來,我小時候在那個下著大雨的夜晚,待在家裡感覺到“好開心”的那一刻,就可以說是真正的幸福了吧!

孩子把自己封閉在屋中,拒絕去上學、家庭暴力、兒童的自殺、家庭的崩潰、殺害親生孩子、虐待動物……諸如此類的問題困擾著現代家庭。而一個完全沒有這些問題的家庭可以說是真正的幸福了吧!

“能夠和家人在一起相視而笑的家庭”,這並不是什麼新說法了,但在我看來,這就是“真正的幸福”了。

時光河流沖散你我


當你坐在我身旁,梨花帶雨的憂傷。往昔,多麼想這樣安安靜靜的待著,不言不語。可是,時光猶如奔騰的小溪,再怎麼挽留,終究有流入大海的那一霎那。

別了,我的高中!別了,我的同學!

不知道在我想你的時候,你是否也在想我,就像當初你青澀的臉頰掛著迷人的微笑,抹不去的,只有思憶追隨。我的同學們,你們還好吧。淘氣的物業按揭旺旺或許早早把我忘了,衍凱和小慧應該守護著他們的幸福吧。馬大姐一定格外珍惜著安琪,小龜會不會還認得我?建榮不知去哪了,殿啟過得應該不錯。尚賓聽說變帥了,王璇好像得了很多獎杯。承良不知上哪乘涼去了,劉策好像混得不錯呢。聽說張琪去了湖南,還有苗琦去了北京。那個洪飛也不錯,好像去找尚賓了。李哲應該在日照吧,胡飛居然去了青島?林燦、洪洲在濟南不錯呢,顏芳不知所踪了。這裡,只剩下我、小林、張旭,而且張旭又那麼遠,只有我和小林能常常見面。同學們,我想你們了! ?

耳旁似乎有人喊我的名字,可是,我一轉身,竟成永遠。

多想再次回到那裡,回到聽保哥絮叨不止的語文課,回到聽董芳不厭其煩的生物課,回到文輝嘻嘻笑笑的數學課,回到興惠欲言又止的物理課,回到青松意猶未盡的化學課……

還可以,回到初次見面的你身旁,再次小聲談論天南海北。潔白的操場上的細沙,居然還有你的餘溫。高高的瞭望台上,還能捕捉你的倩影。那次的高中數學運動會上,偷吃零食的你還記得吧。體操匯演,嘴角呢喃的自己沒有忘卻吧。我說: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你卻回答我說:是相忘!不是相忘於江湖!這兩個字,好生心痛!

秋天的落葉是多麼凌亂,散落一地。秋天的天空是多麼澔緲,萬里無垠。秋天的你,是多麼迷人,冷冷走來的芬芳,冷冷走去的憂傷。你說你喜歡下雪的感覺,那年冬天,你曾祈禱雪花會散落你的肩上。可是,除了北風呼嘯,就只有你沉重的呼吸了。我開玩笑說,讓西門吹雪給你吹點,你卻讓我去??請他。那時候,好快樂!

我想那條通往教學樓的小路你還記得吧,每天清早買完早餐,我們都要走過的路。那時,你總喜歡一個人穿梭期間,我竟不知道與你相遇幾回了。每次都是那麼小心翼翼,每次都是那般小鹿亂撞。看著你的眼神,我似乎有說不出的激動,從來沒有人能讓我這般迷戀,你是第一位……

直到為你寫的詩歌隨著一團團煙火逃離升天,直到為你畫的畫冊化作煙灰四處飄散,直到那本《紅樓夢詩詞鑑賞》再不去翻閱,直到我的心里扎進一根細細長長的鐵絲,直到與你斷絕任何联系……

清醒以後,我才感到自己的渺小,守護在你身旁是多麼自私,你有你的喜歡,我沒必要阻攔,更何況,我又沒辦法阻攔,遠方的你,過得還好吧……

每一次不期而遇,我都想上去多說一句,可不知怎的,能說的我在你面前居然張不開嘴。我基本沒有見過你笑,我甚至曾經懷疑過,你會不會笑。不知是誰帶還給你如此的憂傷。只希望,現在的你有了他,給你幸福的他……

我有想過試著忘卻,可是越忘卻,越有說不出的喜歡。我也曾經想過再去尋找一個女孩,有過也傷過,也許我相信了命運。

抬頭看看天空,那麼澄淨的天空我真的西班牙投資移民不想在一個人獨自觀望了。回首處,憶也斷腸,夢也斷腸。只有一張張照片還能讓我遐想過往,還能呢喃過去。

時光河流,你慢點溜走,讓我喘口氣休息一下,在等到下一次春花爛漫的時候,記得叫我一聲。倘若我們相知相遇,我必定會不離不棄……

bet on the future of the

Station F is the world’s biggest startup campus. Thousands of entrepreneurs are currently moving into the new building here in Paris. But if you’re still wondering what it actually looks like, we visited Station F and interviewed the two persons behind it — Roxanne Varza and Xavier Niel hk china vpn.

Station F is a massive building that has been completely renovated and now features thousands of desks, dozens of conference rooms, VC firms, a stage and more. It’s the size of the Eiffel Tower laying down, and it’s quite impressive in person. Station F has been years in the making. French billionaire Xavier Niel spent hundreds of millions of euros to purchase and transform the building into a sort of central hub for the French tech ecosystem with Roxanne Varza at the helm room organization.

The various open office areas are divided into many different pieces. Some chunks of the building are managed by Station F’s partners, such as Facebook, Zendesk, Vente-Privée, HEC, Microsoft, etc. Those big tech companies pick young startups to come and work at Station F and collaborate with them.

Overall, Station F is a huge bet on the future of the French tech ecosystem. If things go well for French startups, people are going to look at Station F as the physical representation of those successes Pretty renew 呃人


.


有口難言

我出門不大說話,是因為我不會說普通話。人一稠,只有安靜著聽,能笑的也笑,能惱的也惱,或者不動聲色。口舌的功能失去了重要的一面,吸煙就特別多,更好吃辣子,吃醋。

我曾經努力學過普通話,最早是我過一次金牙的時候,再是我戀愛的時候,再是我有些名聲,常常被人邀請。但我一學說,舌頭就發硬,像大街上走模特兒的一字步,有醋溜過的味兒。自己都惡心自己的聲調,也便羞於出口讓別人聽,所以終沒有學成職位

後來想,毛主席都不說普通話,我也不說了。而我的家鄉話外人聽不懂,常要一邊說一邊用筆寫些字眼,說話的思維便要隔斷,越發說話沒了激情,也沒了情趣,於是就幹脆不說了。

數年前同一個朋友上京,他會普通話,一切應酬由他說,遺憾的是他口吃,話雖說得很慢,仍結結巴巴,常讓人有沒氣兒了,要過去了的危險感覺。偏有一日在長安街上有人問路,這人竟也是口吃,我的朋友就一語不發,過後我問怎麼不說,他說,人家也是口吃,我要回答了,那人以為我是在模仿戲弄,所以他是封了口的。受朋友的啟示,以後我更不願說話。有一年夏天,北京的作家叫莫言的去新疆,突然給我發了電報,讓我去西安火車站接他,那時我還未見過莫言,就在一個紙牌上寫了“莫言”二字在車站轉來轉去等他,一個上午我沒有說一句話,好多人直瞅著我也不說話。那日莫言因故未能到西安,直到快下午了,我迫不得已問一個人X 次列車到站了沒有,那人先把我手中的紙牌翻了過兒,說:“現在我可以對你說話了,我不知道。”我才猛然醒悟到紙牌上寫著莫言二字。這兩個字真好,可惜讓別人用了筆名。我現在常提一個提包,是一家聾啞學校送我的室內設計,我每每把有“聾啞學校”的字樣亮出來,出門在外覺得很自在。

不會說普通話,有口難言,我就不去見領導,見女人,見生人,慢慢乏於社交,越發瓜呆。但我會罵人,用家鄉的土話罵,很覺暢美。我這麼說的時候,其實心裏很悲哀,恨自己太不行,自己就又給自己鼓勁,所以在許多文章中,我寫我的出生地絕不寫是貧困的山地,而寫“出生的地方如同韶山”,寫不會說普通話時偏寫道:普通話是普通人說的話嘛!

一個和尚曾給我傳授過成就大事的秘訣:心系一處,守口如瓶。我的女兒在她的臥房裏也寫了這八個字的座右銘,但她寫成:“心系一處,守口如平”,平是我的乳名,她說她也要守口如爸爸。
不會說普通話,我失去了好多好事,也避了諸多是非。世上有流言和留言——流言憑嘴,留言靠筆——我不會去流言,而滾滾流言對我而來時,我只能沉默。

カレンダー

11 2018/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05/29 Smithd531]
[04/16 Bubby]
[04/16 Cinderella]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